首頁 > 南充經濟網 > 綢都社區 > 綢都論壇 > 正文

端午到哪兒去了?
2014-05-30 19:33:07   來源:   

  與一朋友閑聊。我說端午節要到了,他居然問:端午?而今的端午到哪兒去了?我一愣,這是啥話?端午不是好好地呆在每年的農歷五月初五嗎?細...

  與一朋友閑聊。我說端午節要到了,他居然問:“端午?而今的端午到哪兒去了?”我一愣,這是啥話?端午不是好好地呆在每年的農歷五月初五嗎?細細一想,朋友的話或另有其他意思,值得揣摩。

  “到哪兒去了?”是今年的一個熱句,源于一首叫《時間都去哪兒了》的流行歌曲。端午究竟到哪兒去了呢?如果按慣常思維來回答,那就是:到汨羅江去了,被龍舟載走了,被粽子裹走了,被艾草熏走了,被雄黃酒灌醉了……這些,都是端午節的傳統元素,大凡寫文章、搞講座的人言說端午,都回避不了這些必備的“要件”,想另辟捷徑搞個新創意都不可能。

  當然,還有一個答題點不得不說——端午被韓國人搶走了——搶先注冊了!注冊就注冊了吧。我們中國人很慷慨也很灑脫還很“阿Q”:他注冊了,屈原還是我們的吧,文化遺產還得我們申報吧,我們不照樣放小長假劃龍舟、剝咸鴨蛋吃粽子?

  且慢!如果我們真的認為端午就僅僅是“放小長假劃龍舟、剝咸鴨蛋吃粽子”,那端午就真的不知到哪兒去了,或者說我們自己讓端午迷失了。

  節者結也。節日連著民族的“情結”、民眾的“心結”,是精神傳承的符號,是血脈延續的紐帶。所以,任何一個節都承載著或寄托著什么,不會孤立的存在,也絕不僅僅是在時令變化季節更替時,提醒人們開展相應的活動——清明到了,該踏青了;重陽到了,該登山了。也不僅僅是找個由頭,家人、朋友聚一聚,吃吃月餅、湯圓、餃子什么的。如果真這么簡單那就不是節日而是日子了。應該還有與傳統文化一脈相承的人文核心價值蘊含其間。我個人認為,在所有的傳統節日中,端午更有底蘊、更有故事、更值得咀嚼體味。除了民俗的含量,比重更大的是歷史文化。民俗的本意是讓文化通俗、接地氣,但不知是從什么時候起,這通俗演變為庸俗了。譬如端午節成了粽子節,中秋節成了月餅節。本來很有深意的內涵被具體的“物化”而膚淺、輕浮;本來很寬闊的外延因被壓縮為“口福之什”而小器、低端。

  孩提時代,吃個粽子要盼一年,日子在期盼中方顯價值。邀約幾個小伙伴,揣上幾個熟粽子去看劃龍船,是難得的物質和精神的“饕餮大餐”。現在,粽子在超市里批量地冰凍著,彰顯著物質大豐富時代的特征。本來是精裹細纏的民間手工,被市場需求搞成流水線上的機械化生產,少了一個帶儀式性質的、雅趣而和諧的過程。四季都有粽子賣,證明生活的確好了,但也常會引起時序的感覺混亂。稀罕的節令食物成了尋常之物,叫人沒了念想,即使天天吃,也就一個“吃”字罷了。

  端午因懷念屈原又叫詩人節,寫端午詩的人不少。清代有人詩曰:“櫻桃桑椹與菖蒲,更買雄黃酒一壺”,這是一個很實在很物質的詩人。再看老舍先生寫的端午詩,境界就迥然不同:“端午偏逢風雨狂,村童仍著舊衣裳;有客同心當骨肉,無錢買酒賣文章……”前者僅僅看到了物質,后者卻顯示出神韻;前者僅僅寫了民俗,后者由民俗看到了民生。二者相比較,瞬間見云泥。

  當下的端午的確有些變味,在一些人看來甚至是不存在了。雖是偏頗極端之言,但其憂患之心可感。節,當然還在,只是血肉沒有了,只剩下一個形式的骨架支撐空空的軀殼。所謂的“端午到哪兒去了”的設問,其實是在反思物質與精神的關系,呼喚端午“精氣神”的回歸。

  話說回來,龍舟還得劃,劃出奮勇爭先的豪氣;菖蒲還得掛,以迎接一個清涼夏日、朗潤乾坤;尤其是端午的粽子還一定得吃,還要吃得舒坦和從容。端午這天,最好是聚攏家人,約好親友,輕輕解開粽子纏繞心思的彩線,剝開其綠色的外衣,慢慢釋放粽葉和糯米混合的清香,細細品味晶瑩剔透的香甜和綿軟,讓味蕾隨著思古幽情和濃濃人情一起綻放。

  這個時候,端午哪兒都沒去,它正以溫婉的氣韻環抱我們,與我們一起懷念、感恩……

相關熱詞搜索:端午到哪兒去了?

上一篇:暖風勁吹,南充樓市進入“升溫”期?
下一篇:8強之戰 果城球迷心情如坐過山車

分享到: 收藏
欄目專題推薦
時政要聞
南充新聞
熱點聚焦
安徽11选5开奖公告